未知苦处,怎信神佛

关于

【布帝】这也是一种荣誉

一.)

赛琳娜续了杯酒。
白皙纤巧的手指拨弄着倒扣在旧木桌上的褐红的玻璃酒杯,琥珀颜色的酒液顶开木塞从酒瓶里飘出来,落进手边的杯子里。反着光的杯壁上能照出她的眼睛——她垂下眼,眼睛放空,蓝色的瞳孔变幻着颜色,在油灯下定格成碧绿的浅海。
她漫不经心听着隔壁桌子的几个醉汉摔着酒杯伸手指着墙上的通缉令高谈阔论,脚搭在桌上,一荡一荡晃着椅子,甩甩挡在眼前的碎发,她无所谓地撇撇嘴,勾过酒瓶来,开怀畅饮。水色斗篷搭在椅背上,随光线变化显现出粼粼波光,她哈了口气,瓶壁上竟结了一层霜,瓶口也往外冒出白气。眼神清明。水之牙的载体千杯不醉。
有三四个人注意到了这里,看见地上那一堆的空酒瓶,一个个都瞋目结舌了。没一会,手边...

【怪物大师】这也是一种荣誉

为布布路点赞,为布帝应援
无存稿,现写现传,剧情走向随心
【光芒万丈是一种荣誉,行走黑暗也是一样。】


一.)

布布路的 通缉令从最开始的十五万卢克涨到了一百五十亿卢克。
足以买下一个小国了。
当然在布布路身价一路飙升的同时,他也做到了其他天价通缉犯做不到的事。
比如大闹协会最高审判庭并全身而退,一人对战三大委员长并成功击败三人,五天打败了蓝星上所有数得上名号的怪物大师,一人从三名影王无数高手的包围圈里杀出来等等诸如此类的大事。
这么多件事,别人摊上一件就可能死无全尸,布布路却能好好的站在这里,甚至还活得很嗨。
这也是一种实力。被全世界通缉,各个角落里都贴满了他的 通缉令,布布路仍...

天下太平

一.

【第三次修改,可能又会不怎么尽人意】

他们并肩坐在廊上,看着飞鸟经过黄昏的天空,听着窗外的蝉时雨。有花期过了的樱花枝探入栏杆,白色的花盛在陶盆里,一盆一盆整齐地摆放着,月桂和栎树的树叶像云一样繁茂,靠墙根的地方种着桂花和山茶。

猫饭搭配着茶水,两个人在一起慢慢地吃。清穿着藏青色的武服,跪坐在一旁,碗里的米饭上铺着鲣鱼片和酱油,最上面放了一颗梅子,明已经解决了自己的一份,盘腿坐着,紧挨着清,竹刀放在膝头。

明几乎靠到了清的身上,清用筷子戳起那颗梅子,喂给了明,像投喂小猫一样。酸甜的味道绽开在舌尖上,明的嘴角沾了浅红的梅子膏,他舔了舔嘴唇,清无奈地给他擦去嘴角的痕迹,学着长辈的样子用...

开学前最后挣扎开个文

新文是鸣佐的【埋骨】

顶着虐文皮的爽文

就是看不惯虐佐,虐个鸣试试

鸣人后天失明失聪,木叶官方解释生病所致

四岁进了根部,十岁和加入暗部的佐助成为搭档,实为用写轮眼与尾兽互相牵制,佐助照顾鸣人的衣食起居,鸣人只听佐助的话,后来佐助暗中调查到灭族真相,在中忍考试上叛出木叶,鸣人重伤团藏后跟佐助一起离开。正文开始。


“木叶存亡生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天生淡漠不通感情,抱歉。”

“佐助走,我走,佐助死,我死。”

“佐助佐助佐助,我的世界里只有这三样东西。”

“我只有佐助了,只有佐助了……”

“除了佐助我一无所有。”

“对你们而言我不就是一个失败...

[骨画]总感觉自己跟隔壁撞了人设

花千骨性转,主攻,花傲天

楚楚可怜崩坏妖神徒弟攻x孤冷出尘万能上仙师尊受

一「糖宝」

他是花千骨。

起个这么丧气的名字不是他的本意。

名字是用来压命格的,改名都难。

他八字太轻,阴气又太重,天煞孤星,百年也难遇,出生就带走了一条命,活着又不知该连累多少人。

路边的野狗不会啃食他的尸骨,断碑上的乌鸦一个劲儿地冲他哀叫,乱葬岗的饿虎都不肯碰他一下。

他生来就是为世所恶,世所不容的。

无可奈何叹了一声,转回心神,他用两根指头夹着一只晶莹剔透的小虫,拿着一个水萝卜啃,小虫精致小巧,软绵绵的,“嘤嘤嘤”地抱着他的指头,扒着指肚委屈地喊爸爸。

男...

[骨画]总感觉自己跟隔壁撞了人设

[脑洞]花千骨性转 

简介: 
 
花千骨: 

我是世界上最后一个神的转世,天生的神之躯。我是天煞孤星,生时满城花凋零。我还有妖神之力,纵横天地间无敌。我是长留上仙首徒,徒弟是天帝的小闺女。我出蛮荒,踏瑶池,妖魔二界俯首,诸天神佛为敌。我还有一整片桃花林,知己蓝颜,无数强者竞争折腰。 

然而这并不能掩盖我在师尊手里栽了一次又一次的事实。 

[转头]说真的师父咱是不是跟隔壁渣反撞人设了? 

白子画:...... 

楚楚可怜崩坏妖神徒弟攻x孤冷出尘万能上仙师尊受

喜闻乐见年下,大快人心师徒


当年被老赵圈粉时还是一个loli,如今前妻都认不出我来了。——我


老赵帅,真帅。

统军千万的元帅,战无不胜的军神,所向披靡一往无前,很帅。

如今困于前尘往事醉生梦死,专心作死犯贱宠老婆,这也很帅。

老赵认真的时候帅,颓唐狼狈的时候帅,吊儿郎当没心没肺的时候也帅,一身红衣疯疯癫癫的时候帅,龙袍衮服杀伐果决的时候也帅。

他冷酷,淡漠,多情实无,最伤他的只有义妹身死的无能为力,自后再无其他,确确实实是个冷到骨子里,人命做野草的赵公元帅。

他不怕死,一点都不怕,像他麾下的将士一样,黄土埋骨马革裹尸,烈酒浇在坟头,英名传千古,只是孤高傲岸少年轻狂,不知谁能有此殊荣取自己性命,所以无人可敌...

现在迷老赵的还有多少人?

【重新入坑的人秋风中冷的打颤】


【火影】【短篇】请你冷静我们还是好兄弟

明清骨科+柱斑

偏搞笑,怂明视角

一.

对于认贼作父一事宇智波明是拒绝的。

然后面对着他爹可耻的怂了。

他哥宇智波清无所谓的啃着果子走过去,一盘端给爹,一个留给他。

太过分了。

连他哥都不要他了。

千手的人真就那么可爱吗?

宇智波明跪坐在叠敷上,抱着枕头苦思冥想,一整夜都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他跑去找了正在养伤的泉奈叔,泉奈叔如往常一般温和地开导了他,总结一句话:交给你爹和我,没问题,hold住。

叔你真是我亲叔。

还不如不说呢。

更担心了。

叔你身上带伤我爹就一个人对面俩人一挂呢。

hold住吗?

千手柱间。

连我哥我亲哥都沦陷了。

千手家的人有这么...

【短篇】无穷槿

-爱爷预警-爱爷性转-明爱明清水-很短-

 槿爷 东方爱:京都第一花魁名妓,身世成谜,当朝元帅的固定姘头

 元帅 赵公明:当朝元帅,长年戍守边关,手握重兵,执掌一方


 【为老婆更文】【爱爷和老赵调情中】【你们想不想看H】


 早晨开放,傍晚就已凋落,朝生暮死的木槿花古时曾被称为“朝菌”。明代文征明的曾孙文震亨认为木槿是“花中最贱”,盖因木槿花生命短暂。

 但木槿花又名“无穷花”,因为木槿树枝上会长出很多花苞,一朵花凋落后其他的花苞会连续不断地开,无穷无尽,生生不息。


风露飒以冷,天色一黄昏。...

1/2